【專訪 Weber】追求更陡峭的學習曲線

(圖由Weber提供)
「我覺得我自己只是比較早接觸,有比較多的經驗可以來跟大家分享。說實在是不是真的擅長我也說不準。若是說熱不熱愛這件事,我目前為止都還是覺得還蠻快樂這是真的。」

採訪、撰文:徐浩洋、李佳穎 / Networking & Connecting 專訪組

現為政大管理顧問社、麥肯錫實習生的Weber,從大二時就開始下定決心進行職涯規劃。而他的第一步就是加入政大管理顧問社。「對當時的我來說,管顧社是一個非常高的坎,所以我投入了一百趴的心力去準備。」

想加入管顧社的通常是大三大四的學生,而Weber當時報名時只是剛升上大二、還沒什麼經驗的企管系學生。提到他自己為什麼會被當時的幹部相中,他笑著說:「我自己其實到現在也是蠻好奇的。」

但是,現在身為幹部的他、站在面試者的角度,他給出了兩個管顧社看中的價值:

  1. 態度:願意學習、肯努力。從被面試人的準備或是對答來看出,主要是肯努力且真心想學習。
  2. 能力:學習能力。這裡指的學習能力並非是指要特別聰明的人。是因為加入管顧社是要做專案,以及對業主負責。

因此,就算是白紙一張,也要能學得快、肯花時間學。而在面試之前都會公布可能會考的東西,以及可能會有的面試形式,為的就是希望被面試者在知道的當下,能快速地準備跟pick up ,來看出學習能力。

(圖由Weber提供)

衝擊與轉變

當時一加入、身為「白紙」的Weber,提到那時最大的衝擊就是意識到自己與身旁人的差距。

「那時,在裡面所有大家講的話我都聽不懂。因為我是個大二,那時候大家會很自然的講出一些產業或是商業上會用到的字,而我完全不知道那是什麼。」

不過他也提到,儘管當時的他是白紙一張的狀態,但也仍努力向身旁的人詢問,自己也在課後看書、查資料等等。而管顧社的學長姐們都樂於給予他幫助。「那個地方很願意幫助別人的心態,我覺得這是政大管顧很好的地方。」

「從加入管顧社以來,我花了一年半到兩年的時間,我真的踏踏實實的,把我所有大學想要做的事情都完成了,我覺得這一切都是我加入政大管顧社帶給我的轉變。」

而管顧社帶給他最大的啟發是真正開始做職涯規劃這件事。因為看到身旁的人都很厲害,自己也會希望能慢慢往前衝、跟上大家的腳步 ; 藉由身旁各種不同領域的人口中,了解到不同產業的面貌,慢慢確信自己的道路等等。而管顧社也將管顧思維深植入他的生活當中。「我很喜歡解決問題,不管是怎麼樣的問題,只要是能動腦、能創造價值、創造影響力。」

身為「待不住」的人,Weber提到自己很難想像待在同一個領域裡、做同樣的事情長達兩三年。「我會覺得蠻無聊的。」而顧問領域時常需要接觸到很多新東西,每一次專案都是一個全新的接觸,對於他來說,是再好不過。但是在加入管顧社之前,Weber也是一個全心全意在跳舞上的人。

(圖由Weber提供)

追求更陡峭的學習曲線

從高中加入熱舞社到大學也是熱舞社的一員,至今,Weber已經與「跳舞」共處了六年。對於他來說,跳舞是一個可以放下一切、真心感到開心的事情,不管在調適壓力、難過情緒、憤怒情緒等等,都是一個能夠情緒抒壓很好的窗口。而跳舞也幫助他在瀕臨崩潰時能夠讓自己宣洩。但對目前的他來說,有更想追求的。

「在管顧業裡可以解決問題、發揮有影響力,而且產業面非常廣,讓我的學習曲線非常陡峭。裡面的人也都非常厲害,光是跟他們對話都可以得到很多想法。」

(圖為Weber訪談紀錄)

而提到Weber的工作經驗,在進入麥肯錫實習之前,大二時他曾經在Velodash(自行車app新創公司)實習。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所有事情都落地的感覺。」

在學校,只是寫報告或是聽聽課,很難感受到「需要負責」的感覺。但是在實習時,一切都是需要落地的,講了就要自己去做。所以在過程中,會更加地去思考這個東西是否好做嗎、做了會不會浪費時間等等。過程中,Weber也學會看到數據背後反映出來的,甚至將自己的想法直接呈現給CEO等等。

「我覺得是我踏入職場,學到實際的把想法落地的一個很重要的時間點。」

在那之後,Weber憑藉從大二開始在管顧圈學習的經驗中認識了很多在顧問業工作的人。藉由嘗試把自己塑造得跟正在麥肯錫工作的人一樣,去學習他們的對答、讓自己看起來與那邊氣很合。同時,他也做了很多面試的分析以及準備。雖然他謙虛的說是幸運佔多數,但也是他努力很多,才讓幸運能被他抓住。

(圖為Weber於N&C授課紀錄)

而回扣到N&C的中心思想:人脈交流網絡,Weber也提到自己的一些經驗:「人脈是幫助你贏的很大一個重點:內推、實習機會、知道面試在幹嘛、知道產業在幹嘛、會需要什麼東西等等,都是需要人,尤其商業領域。職缺上也是如此,那些在網路上的職缺都是比較初階的職缺,真正好的職缺都是介紹裡面。」

最後,提到為什麼會接下N&C的邀約,他提到自己曾經受過許多幫助,希望能把這些幫助傳下去。

「因為我在管顧社受了太多哥哥姊姊的幫忙,每次在受他們的幫助時我真的都很想回報但都無以回報,所以最後我得出一個結論:我想要把這份協助傳下去,這也變成我做事的衷旨,只要有人來找我幫忙,我幫的上忙的,我都一定會幫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